当前位置:首页>>廉政建设>>警钟长鸣

“非洲巨鳄”落网记

 

——广东省阳西县织篢镇党委原书记陈国翔受贿案剖析

 

  他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收受两名房地产开发商所送现金677万元。
  他索贿、受贿的疯狂行为令人发指,许多与他打过交道的人暗地里都称其为“非洲巨鳄”。
  他因索取或收受多人财物共计796万元,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贪欲就会如同疯狂的“巨鳄”一样吞噬人的灵魂……
  20121011日,广东省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阳西县织篢镇党委原书记陈国翔因犯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4个月前的611日,阳西县织篢镇石桥铺村200多名群众集体到县里上访,反映该县织篢镇党委原书记陈国翔官商勾结、非法买卖农村集体土地、大肆受贿等问题。这一情况引起了阳西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随即由县纪委组成调查组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深入调查。
  经查,陈国翔在20093月至20123月间,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或收受多人财物共计796万元……
  
官商勾结,“鳄口”大开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贪官与奸商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197210月出生的陈国翔,34岁起便担任阳西县织篢镇党委书记。作为一名年轻的领导干部,陈国翔也曾有过大的抱负,要为党和人民作出一番事业。
  然而,随着职务的升迁,陈国翔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金钱至上的价值观逐渐滋长,最终把取得的“政治资本”变成“敛财资本”,实现心中的“金钱抱负”。
  2006年,时值县域经济快速发展,阳西土地价格飙升,可谓寸土寸金。农民土地被征用后,政府按规定安排了村集体留用地。一些不法开发商盯上了农村留用地这块“蛋糕”,半路出家的房地产开发商梁某某就是其中一个。
  与此同时,身为镇党委书记的陈国翔也敏感地意识到,农村留用地是获取“猎物”的上好筹码,于是贪官与奸商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20093月,陈国翔利用职务便利,违反有关规定,授意梁某某与织篢镇黎昌朗村委会尖岗村和新村签订留用地开发协议,将两个村的留用地转为村民住宅用地,并将其非法所得的部分留用地擅自向社会出售,同时为梁某某的工程开发提供帮助。
  在陈国翔的眼里,权力的付出必须要有高额的回报。半年后,陈国翔便授意梁某某将留用地开发项目中位置较好的四块住宅用地,以自己岳母陈某等人的名义开具了已付清地款的收据。几个月后,陈国翔又吩咐梁某某出售这四块住宅用地。梁某某分两次将售地款160万元送给了陈国翔。
  20106月,陈国翔再次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梁某某以该镇石桥铺村的名义套用20亩留用地并向社会出售。深知“有钱大家赚”的梁某某将位置较好的一块面积达800平方米的土地送给了陈国翔。
  如果说官商勾结是陈国翔的生财之道的话,那么,“有借无还”便是他借机敛财的“创新”。
  2011年底,时值阳西县委换届,陈国翔以需要在换届中谋得更好的职位为由,向梁某某提出“借”40万元用以协调关系。梁某某明知这40万元很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也不得不将钱“借”给陈国翔。直至东窗事发,陈国翔在有存款的情况下也没有归还梁某某这40万元“借款”。
  2010年,留用地开发商刘某某的出现,加快了陈国翔自我毁灭的步伐。
  20108月至201110月,陈国翔利用职务便利,为刘某某开发该镇黎昌朗村委会黎昌朗村、张公桥村两个自然村共计388亩留用地工程提供帮助。事后,“知恩图报”的刘某某分多次送给陈国翔共计333万元。
  据统计,短短的三年间,陈国翔便收受房地产开发商梁某某、刘某某所送的现金677万元。陈国翔索贿、受贿的疯狂行为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许多与他打过交道的人暗地里都称其为“非洲巨鳄”。
  俗话说:“妻贤夫祸少,妻贪夫祸多。”陈国翔在短短几年间迅速走向沉沦,与他有一位密切配合的“搭档”妻子有关。每当有老板来行贿时,陈国翔的妻子都是笑脸相迎,充当陈国翔的“助手”,收到的巨额贿赂也都是由她掌控,通过用其妹妹、侄女以及陈国翔的司机等人的名字在不同银行开设账户保管,或者以亲戚的名义在县城多处商业街购置房产出租营利。由于妻子对陈国翔受贿行为的“极力帮助”,使得陈国翔在收受贿赂时胃口越来越大。这条“非洲巨鳄”在泥潭中越陷越深,最终踏上了不归途。
  
巧取豪夺,寻觅“猎物”
    陈国翔给各村委会下了一条特别的规定:无论哪一个“三旧”改造项目到村委会办理相关手续,都要征得陈国翔同意方可办理。

  “三旧”(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改造工程项目,也是房地产开发商眼中的一块肥肉,自然更是陈国翔的一大“香饵”。为了从“三旧”改造工程中捞到好处,陈国翔处处设下“关卡”,让“三旧”项目工程的老板主动“进贡”。为此,陈国翔甚至给各村委会下了一条特别的规定:无论哪一个“三旧”改造项目到村委会办理相关手续,一定要征得陈国翔同意方可办理,否则一律“卡住”。
  20099月,房地产开发商王某某想在县城周边承接“三旧”改造工程项目,熟悉门道的他在承接工程之前找到了陈国翔,并及时送给陈国翔40万元。笑纳后的陈国翔显示了“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义气:“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问题,都可以帮你处理。”
  得了便宜的陈国翔不仅撤了“关卡”,还亲自为王某某承接的太平村委会高垌村打石岭、鸡场岭和牛岭村委会北雪村瓜咸岭的“三旧”改造工程大开绿灯,提供便利。在王某某承接的“三旧”改造工程的征地过程中,陈国翔特别卖力,下令给村干部帮助王某某处理好村民关系,为工程提供帮助。对此,一些镇、村干部颇有微词,但慑于陈国翔的淫威,也只好作罢。
  “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寸步都难行”,这句话在陈国翔那里得到了生动体现。201010月,房地产开发商关某某与织篢镇黎昌朗村委会茶山坡村签订了旧村改造工程协议。但他在承接工程时却没有给陈国翔送好处。于是,在工程前期征地过程中,陈国翔利用手中的职权,不准镇国土所工作人员、村干部等人测量征地,处处设卡阻挠工程征地,工程的报批手续也无法完成。后来,关某某才意识到这是没有给陈国翔送钱的结果,便于2011年中秋节和2012年春节两次送上现金共12万元。陈国翔收到钱后,又吩咐相关部门多多关照关某某的工程,才使得该改造项目顺利进行。
  作为一个镇党委书记,陈国翔俨然成了一个玩弄权术的高手,将权力在谋取私利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2010年春节前,该镇黎昌朗村委会因经济困难,向陈国翔申请下拨近年来的工作经费15万元。雁过拔毛的陈国翔同意很快下拨,但提出自己要从下拨的工作经费中提取3万元作为本人的工作经费。黎昌朗村委会本就经费拮据,村干部们为了能尽快拿到工作经费,在商议后还是给陈国翔留下了3万元。不仅如此,就连一些开发商的工程款经过镇政府的账户,事先必须向陈国翔送上好处,才能顺利拿到工程款,且无一“漏网”。
  
批发“官帽”,大小通吃
  在推荐使用村干部时,陈国翔竟然听取房地产开发商的意见,把干部使用“商品化”,令人哭笑不得。

  卖官鬻爵,是陈国翔的又一生财之道。贪得无厌的陈国翔又将敛财的黑手伸到了“卖村官”上。在推荐使用村干部时,陈国翔听取的不是群众意见,也不是其他干部的意见,而是听取房地产开发商的意见,把干部使用“商品化”,令人哭笑不得。
  20116月,当时在织篢镇黎昌朗村委会开发村集体留用地工程的刘某某,为了拉拢村干部在留用地开发工程中给予自己帮助,在获知黎昌朗村委会有干部空缺的情况下,向陈国翔推荐与其关系要好的村民赖某某、陈某某担任村委会干部,陈国翔欣然应允。
  在刘某某的撮合下,赖某某、陈某某与陈国翔初次见面后,二人分别通过刘某某送给陈国翔各3万元的“茶水费”。收到好处后的陈国翔把干部任用程序抛之脑后,授意镇党委组织人事部门把两人聘任为黎昌朗村委会的聘任干部,只是由组织人事部门补办了一些聘任手续,没有正式公文,因为没有经过镇党委会集体讨论通过。
  来者不拒的陈国翔对送上门的钱财“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其贪婪就像无底的深潭,欲吞世间万物。20106月,该镇太平村党支部书记上调到镇里任职后,村党支部书记职位一直空缺。村委会会计吴某某对该职位觊觎已久,便找到与陈国翔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开发商刘某某商量,刘某某面授机宜——要给陈国翔送钱才行。吴某某说自己没有钱,并向刘某某借了5万元现金。一周后,吴某某和刘某某一起在陈国翔的家里送给陈国翔5万元。后来,由于诸多原因,吴某某没有得到提拔,陈国翔也一直没有退还这5万元。
  20122月,陈国翔调任阳西县广播电视台台长,仍不忘把卖官的“好门路”带到新的单位。上任伊始,陈国翔便对电视台的经济部门进行“调研”,并认定了电视台广告中心这个肥缺。该广告中心副主任黄某某十分精明,看准了新领导的“路数”,认为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
  20123月的一天中午,黄某某带着两瓶名酒到陈国翔家里“汇报工作”,陈国翔问他是否想进步,并暗示可以提拔其当广告中心主任并承包广告业务。过了两天,陈国翔即主持召开电视台领导班子会议,免去了广告中心原主任叶某某的职务。黄某某适时再次来到陈国翔家里“汇报”,并得到陈国翔“广告中心主任价值10万元”的暗示。几天后,黄某某在陈国翔的家里送上了10万元。陈国翔第二天就召开电视台领导班子会议,任命黄某某为该台广告中心主任并承包该中心的广告业务。
  与陈国翔曾共事的领导班子成员告诉办案人员,干部任用是有严格的任用程序的,但是在陈国翔的眼里,程序只不过是“例行公事、事后可补”的一纸空文,即使是领导班子开会履行集体决策的程序,他也常常摆出一副“家长”和“一把手”的姿态,认为自己就是权力的化身,将主观意志凌驾于集体民主之上。
  办案者说:
  陈国翔的贪腐历程触目惊心,令人扼腕。是不断膨胀的贪欲驱使他越过雷池,巧取豪夺,从而走上一条自毁前程的可悲之路。陈国翔没有自我克制私欲,任由贪欲放纵,抓住一切敛财机会。大到工程发包,小到“村官”聘用,他都不放过,“鳄口”大开,欲壑难填。
  扭曲的权力观是其产生蜕变的主要原因。陈国翔走向没落的主要根源,在于对权力的认识不清,认为手中的权力是自己努力得来的,到手的权力自然要最大限度发挥其为自己牟取私利的作用。
  权力失去监督制约是此案发生的重要原因。陈国翔担任镇党委书记后,工作独断专行,“家长”作风严重,大权独揽,目中无人,全镇的经济、人事等大小事项都是自己说了算。他还干涉村级事务,连村委会的印章都要他点头了才能盖。
  “贪内助”是驱使陈国翔走向深渊的助推器。“贪内助”在此案中的作用不可小视。陈国翔的妻子对丈夫的腐败行为视而不见,甚至同流合污,赤裸裸地帮助丈夫索贿、受贿并窝藏赃款,把丈夫一步步推向深渊。
  纵观此案,我们每一名党员干部都能从中得到一些警示。
  理想信念不可丢。在同样的社会环境中,为什么大多数党员干部都能够廉洁自律,而有的却腐化堕落,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关键还是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
  党纪国法不可违。党纪国法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坚守的底线。当前我们正处在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腐败分子的行为变得更加隐蔽,手段也更为多样。然而,事实一次次告诉我们,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监督制约不可缺。从严管党治党,有效防治腐败,最根本的还是要靠制度,要用制度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监督,从根本上铲除权力寻租的空间。


版权所有:四川省地震局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29号
防震减灾公众信箱:fzjz@eqsc.gov.cn 蜀ICP备05030409号
网站管理 邮件登陆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