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方雨雪冰冻灾害看建设工程抗震设防的紧迫性
 
 
绵阳市地震局震害防御科 刘金华
 
    2008年1月至2月初旬,我国南方突如其来的雨雪冰冻灾害,从南到北,袭击大半个中国,其来势之猛,持续时间之长,损毁程度之重,次生灾害叠加效应之大,救灾抢险程度之艰难,实属罕见。雨雪冰冻灾害导致大面积电网倒塔倒杆,京广铁路断电停摆,数条高速公路因路面结冰而被迫中断,灾害波及到20余个省市区,对交通运输、能源供应、通讯设施、农业生产等行业产生巨大的冲击,受灾人口达1亿多人,数百万人口在交通路上受冻饿拥挤之苦。这次雨雪冰冻灾害已造成107人死亡,8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111亿元。随着时间的推移,灾害必将对我国经济增长、宏观调控政策,带来严重的影响。
  从这次雨雪冰冻灾害联想到地震灾害,这两种灾害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一是都是几十年一遇的小概率事件,在经济高速发展,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最容易被人们忽视;二是灾害与经济发展水平呈正相关性,经济愈发达,现代化水平愈高,灾害造成的损失愈大;三是灾害涉及的范围广,直接经济损失巨大,间接损失有可能超过直接经济损失;四是灾害发生的突发性,在现有科学认知水平的条件下,目前还无法做出精确及时的预报,预警预报难以满足社会公共安全的需求。不同的灾种,相同的特点,给地震灾害的预防提供了极大的警示。
  警示之一就是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中,决不能忽视建设工程抗震能力的提升。探究这次雨雪冰冻灾害,除了客观天气条件外,电网建设工程的国家标准偏低,负载能力弱,加速了灾害的严重程度。雨雪冰冻灾害在美国、欧洲、俄罗斯是常年发生的,也存在短时间的大面积停电现象,但象我国这次大面积持久性的电网瘫痪,在世界上是唯一的。而美国、日本这些发达国家,由于建设工程抗震能力强,发生一次7级以上强震时,几乎达到零伤亡或者很少的人员伤亡。我国唐山7.8级地震,因城市建设未设防,地震发生的瞬间,将一座百年建成的工业城市,夷为平地,还夺去了24.2万人的生命。此外,邢台地震、新疆伽师地震,震级并不大,但人员伤亡多,房屋破坏严重,都是因为我国是发展中国家,资本资源极其匮乏,有限的资本用在经济发展上了,在工程建设抗震设防上投入不足。为保证建设工程的地震安全,1998年人大常委会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运用法律的强制力规范行政相对人在建设工程方面的抗震设防行为。防震减灾法对建设工程的抗震设防作出了明确规定:一般的工业与民用建筑,必须按照国家技术监督局颁布的《中国地震动参数区划图》规定的抗震设防要求进行抗震设防。对重大工程和可能发生严重次生灾害的建设工程,必须进行地震安全性性价,并根据地震安全性评价的结果,确定抗震设防要求,再按照抗震设防要求进行抗震设计、施工。法律规定具有强制性,单位、个人、法人必须严格执行。然而,法律虽然颁布了,法律的实施则是另一回事,十年以来,这部法律的社会知晓度还比较低,公民、法人、组织履行这个法定义务的自觉性还不强,防震减灾的行政法规和技术法规的实施上在一些地方和单位还没有真到位。地震部门在执法检查中了解到,一些建设单位和开发商,规避建设工程抗震设防的违法行为依然存在,部分重大工程和次生灾害工程的建设单位,对必须进行地震安全性评价的建设工程项目不主动登记、瞒报、漏报,不进行地震安全性评价者有之,不按烈度区划图或者地震动参数区划图抗震设防者有之,不按地震安全性评价结果确定的抗震设防要求进行设计施工者有之,农民群众的住宅房普遍不设防,凡此种种,都为这些工程在未来强地震中埋下了安全隐患。为防止、杜绝安全隐患,切实纠正违法行为,一方面,地震工作部门将严格履行法律法规赋予的职责,依法加强建设工程抗震设防的监督管理。 另一方面,单位、法人、组织也应当增强社会责任感,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高度负责,严格履行抗震设防的法定义务,自觉执行建设工程在抗震设防方面的法律规定,今天在结构上多投入一点,少分享一点经济利润,在未来强地震中,就可避免唐山、伽师地震灾害的悲剧。在科学又好又快发展的今天,工程建设的决策者、参与者应当居安思危,重在行动,把这件造福子孙、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做好做实,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警示之二就是政府要切实履行社会服务、公共安全的职能,加强对农村民居建设的管理和指导。这次雨雪冰冻灾害,大量的房屋倒塌都是农村民居,而城市房屋则完好无损。近年以来发生在新疆巴楚、伽师、云南大姚、内蒙巴林左旗、甘肃省民乐—山丹等地发生的中等地震,倒塌的建筑物几乎全部都是农村民居,伤亡人员绝大部分是农民群众,不设防的农村民居和镇乡公共设施成了危害农民生命、造成重大伤亡和财产损失的隐患。
  绵阳市是地震多发区之一,地处我国南北地震带中段,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破坏性地震,存在地震灾害的潜在威胁。在位于绵阳市北部四县市的农村,由于法律知识薄弱,经济相对落后,农村95%的民居和乡镇公共设施处于不设防状态。近年来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民群众逐步摆脱贫困,改善居住条件已成为农民群众的首要选择,目前建新房的农民群众越来越多,但在建房过程中,因抗震设防知识缺乏,往往把过多的资金投入到内外装饰上,却很少从结构上考虑抗震性能,这种状况一旦发生破坏性地震,上述种种地震灾害就将在绵阳重现。1994年2月25日江油菁莲发生的4.7级地震,部分民居倒塌,已经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农村民居除了加强抗震设防外,在选址时也必须注意。从九环线沿线看,许多民宅建在陡坡峭壁的山沟里,松软的河滩上,一旦破坏性地震发生,形成的地震地质灾害,比如山体滑坡、滚石、泥石流,塌陷、洪水,必将对民房造成灾难性破坏。
  针对上述问题,履行公共安全、社会服务的各级各地政府组织,有责任有义务在农民建房工作中加强指导和管理。首先要加强教育宣传工作,尽快转变农民群众的思想观念,增强农民群众的防震减灾意识,把抗震设防作为自觉的行动,变要我做为我要做;二是以新农村建设为契机,鼓励、支持农民集中成片规范建房,并严格执行《地震动参数区划图》和《抗震设计规范》,各级政府在财力允许的条件下,应当给予一定的经费支持;三是加强农村抗震设防的监督管理和服务。在农民群众用地选址时给予指导,为农民群众提供住宅建设标准图集,开展民房建设抗震设防方面的技术咨询,组织农村建筑工匠防震抗震技术培训。
  南方雨雪冰冻灾害的发生,对于防御与减轻地震灾害的启示是深刻的,在灾害事实面前我们一定要警醒,居安思危,为了子孙的安全,从现在起全社会都应重视建设工程抗震设防。